——南宁局集团公司桂林康养中心转型发展纪实

 

■本报记者 马常宏 莫育杰

 

  5月的桂林,鸟语花香,绿意盎然,处处彰显蓬勃的生机与活力。

 

  在中国铁路南宁局集团有限公司桂林康养中心花园式的大院里,不时看到精神矍铄的老人或慢步缓行、或下棋打牌,爽朗的笑声给静谧清幽的院子添了几分生气。

 

  “一年多以前,这里还看不到这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接待的基本是铁路职工,也远没有现在热闹。”1987年就到此工作的桂林康养中心护士站护士长曾令华说。

 

  近年来,随着我国老龄化问题凸显和信息技术的发展,养老产业不断延伸。2018年,桂林康养中心把握机遇,实施产业转型升级,将原来单一的“疗养型”转型为“医养结合”“康养结合”的养老新模式,成为全路较早改革转型的疗养机构。

 

  2018年,只有46名在职职工的桂林康养中心接待康养人员7.7万人次,对外创收1540万元,同比分别增长43%、78%,在全路疗养机构转型发展中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答卷。

 

  摸石过河,蹚出一条产业发展新路子

 

  桂林康养中心成立于1952年,前身为铁道部桂林疗养院。60多年来,它主要承担为铁路职工体检、休养、职业病人康复疗养等任务。

 

  转变出现在近两年。国家先后印发了《关于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事业单位培训疗养机构改革的指导意见》及相关配套文件的通知,以及《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企业办医疗机构或移交地方管理,或关闭撤销,或开展资源整合、重组改制。

 

  显然,铁道部桂林疗养院已经走到了改革的十字路口,未来该何去何从?“文件指出,对运营困难、缺乏竞争优势的医疗机构,予以关闭撤销,妥善做好职工分流安置工作。”桂林康养中心主任陆绍勇说,反观我们的自身软硬件设备设施,大抵接近一级医院的设备,与地方专业医疗机构还有一定差距。

 

  继续走老路已经行不通了。为找到发展出路,他们把目光投到其他铁路局集团公司,可放眼全路,当时疗养机构转型没有什么成熟经验可以遵循。

 

  铁道部桂林疗养院医护职工经过长期培训,经验十分丰富,如果让他们丢掉专业,转型其他职业,是十分可惜的一件事。而且转型之后,他们还面临着分流安置的问题。

 

  面对改革浪潮,职工们迫切希望找到两全其美的办法,既符合改革发展需要,又无需分流安置——铁道部桂林疗养院能否转型组建为健康养老服务企业?能否发展健康养老、健康旅游等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