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局集团公司携手客户共拓“一带一路”商机侧记

\

 

企业管理员正核对出口化肥的信息。刘昊亮 摄


\
 

河口北站货运职工在检查铁矿石集装箱箱号。刘昊亮 摄


\
 

中谊村站工作人员与货主(右一)对接化肥运输事宜。常 婧 摄

 

  阅读提示

 

  钢轨下的这片红土地充满了活力。依托着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区位优势,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有限公司在奔向“一带一路”建设的道路上坚定前行,行稳致远……

 

  多年来,云南铁路发挥综合交通运输骨干作用,坚挺脊梁,为云南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坚实的运输保障,吸引了一群共生共荣、共建共享、互信互利的伙伴。老中青三代“铁粉”凭借着对铁路的信任和支持,与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有限公司携手共迎风雨、共享发展,抱团闯市场。

 

  “老年粉”不离不弃

 

  三代“铁粉”携手铁路,既是历史的选择、时代的选择,又是面向未来的选择。立足脚下的钢轨,放眼广阔的未来,钻石级“老年粉”在陪伴铁路从窄轨走向准轨的进程中分享了喜人的铁路运输发展红利。

 

  每天8时15分左右,在全长76米、连通中越两国的铁路大桥旁,总会有不少游客驻足等待第一趟跨境列车的到来,作为“河口十景”中唯一的“移动”景观,游客并不知道,跨越南溪河入关的米轨列车上,装载的是运往中国开远市的硫磺,而出关列车上运输的则是以此为原料生产的出口化肥。

 

  作为红河水系二级支流,南溪河沿哀牢山脉向南蜿蜒,丰饶了沿线城市。以河为界,依托1910年建成通车、全长800多公里的滇越铁路,云南打通了最近的出海通道,滇越铁路也成为百余年来中国西南地区与越南老挝等东南亚国家人员、物资交流最重要的运输通道。

 

  距离河口口岸100多公里远的开远市市郊,云南云天化集团红磷分公司厂区铁路专用线上,装卸工人正紧张作业,码在仓库里、准备发运的磷酸二铵被一件件换装在米轨货车上。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随着东南亚市场对化肥需求的旺盛,红磷分公司生产的磷酸一铵、磷酸二铵等化肥产品,因其用量少、肥率高,同时兼具改良土壤酸碱值、提高农作物病虫害等功效,广受东南亚客户的欢迎,赢得了市场青睐,被客户亲切地称为土地里的“绿宝石”。

 

  21世纪初,运行百余年的滇越铁路线路设备设施逐渐老化,机车车辆锐减,化肥列车也曾一度停发,但双方的情谊却从未改变。

 

  “中亚班列的开行,让我们的产品从越南卖到了柬埔寨,货源辐射面越来越广!”2018年12月3日至8日,在河口口岸举办第18届边贸交易会上,云天化集团红磷分公司营销部经理马雪涛自豪地介绍道。中亚班列开行以来,红磷分公司的销售地得到了进一步拓展,实现了产供销三方共赢。

 

  时光匆匆,自1996年中越国际联运恢复后,作为老客户,云天化红磷分公司已与铁路风雨同舟23载,企业见证了铁路的深化改革,铁路也不断助力企业开疆拓土,路企兄弟的情谊在岁月时光中更显弥足珍贵。

 

  “中年粉”相依相伴

 

  清晨的中越河口口岸大雨滂沱,边检站前的跨境公路大桥上,一辆辆装载铁矿石的越南货车排成长龙,缓缓前行。

 

  “这种天气,只有铁路才能确保每天1万吨左右的运量!”今年5月31日,河口韵合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段楠拿着前一天的生产报表,一脸喜色。他手中报表上显示,自2019年1月21日至5月30日,该公司铁路发运量已突破100万吨,相当于2017年一整年的发运量,是2006年运量的5倍。铁路是这个走国际路线的公司发展壮大的强力引擎。

 

  河口韵合商贸有限公司是中越口岸一家专门从事铁矿石贸易的老牌企业。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中越口岸恢复正常运输后,该公司看准国内如火如荼的建设需求,从越南引入铁矿石,发运至国内各大钢铁生产企业。

 

  2014年以前,昆玉河准轨铁路尚未连接河口口岸,韵合公司从越南进口的铁矿石,大都通过滇越米轨铁路加汽车短驳运输的方式来实现,但米轨铁路运能有限,每天运量最多也超不过1000吨,供求矛盾极为突出。

 

  “铁路运量跟不上,所以当时我们发往曲靖禄丰、马龙的铁矿石,必须先用汽车运到昆明再换装火车,费时费力不说,成本还高。”段楠至今仍记得对两种运输方式的评估,米轨运输效率低、装卸作业缓慢,汽车运输费用高、安全性差、环保也成问题。

 

  2014年12月10日,连通中越口岸的泛亚铁路东线国内段昆玉河铁路全线通车。作为面向越南、辐射中南半岛的运输端口,河口北站一经开通,就赢得了化肥、硫磺、铁矿石等大宗货物企业的青睐,沉寂多时的口岸运输市场被迅速搅动,铁路运输规模及品类也在竞争中稳步扩大。河口北站货运开通首月,运量及收入即分别突破千车、千万元大关。

 

  2017年,河口北站完成了专业化、机械化技术更迭,集装箱运输实现常态化,铁矿石运输效率得到进一步提高。昆明局集团公司通过重新铺画昆玉河铁路运行图,以整车和集装箱两种形式实现铁矿石班列化发运,日运能提升近3倍。

 

  韵合公司与铁路达成“门到门”运输协议,所有进口铁矿石用班列的形式以最快速度发运至各大钢厂。同时,与公路运输比较下来,铁路物流成本也得到大幅下降。

 

  “如果没有铁路,在铁矿石市场价格不断波动下行的趋势下,物流成本必将成为我们企业一个沉重的包袱。”谈起近年来的合作,段楠感触颇深。

 

  今年2月,来自澳大利亚、老挝、越南的铁矿石企业兵分三路, 以不同运输形式集结中越口岸河口北站,检验着铁路运输的承受能力,也不断增强着韵合公司的信心。曾经的合作伙伴成了如今的“铁杆粉丝”。

 

  “青年粉”互信互利

 

  近年来,云南铁路建设的脚步继续加快,路网规模更加完善,云南虽地处祖国西南边陲、全国铁路网末端,却越来越凸显面向南亚、东南亚的独特区位优势。云南最大铁路“旱码头”昆明东站三级六场枢纽经过扩能改造,进出省货车办理能力翻番,单日办理能力跃升至1.4万辆。未来2年,云南铁路共规划了省内和出省高标准铁路项目共计18条,高品质、高时效的货物运输需求将进一步得到满足。

 

  云南腾俊国际陆港正是看准云南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的有机衔接纽带,同时看中云南铁路具有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巨大优势,默默成为铁路“新粉”。

 

  “我们公司80%至90%的业务都依托铁路运输。时至今日,虽然公路运输更加灵活,但是铁路运输大宗物资价格低、安全性高,长距离运输依然具有不可取代的优势。”腾俊国际陆港旗下子公司腾俊多式联运股份有限公司物流经理张宝鑫说。

 

  今年,腾俊国际陆港三条专用线已经建成,2019年4月26日腾俊国际陆港旗下的云南腾俊多式联运物流中心专用线正式与中谊村站接轨,整个公铁联运物流中心货场面积达4万平方米,配套龙门吊、散堆装货场、站边仓库、专用线货运综合业务楼等设施,能为客户提供铁路整车、集装箱、汽车运输等多种运输业务。

 

  “铁路一直是我们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腾俊国际陆港物流项目主管山雪玉说,在货物运输领域,铁路有着运量大、安全稳定的优势,但在终端运输中也存在着短板。对于腾俊国际陆港这样的大型物流企业来说,货物种类繁多,始发终到地遍布国内外,仅靠公路或者铁路任意一种方式都无法满足企业需求。

 

  主动融入“一带一路”,依托铁路发展多式联运成为腾俊国际陆港的必然选择。作为综合性物流企业,他们依托铁路运输不仅实现了全国门到门、站到门公铁联运服务,还基于北部湾、钦州港等为客户提供覆盖东南亚、欧洲地区的国际多式联运服务。

 

  在进入腾俊国际陆港的公路旁,腾俊国际陆港保税物流中心格外引人瞩目,在这里客户就能完成保税相关手续的办理。在云南省内,腾俊国际陆港以磨憨口岸、瑞丽口岸、关累口岸、河口口岸,为客户提供货物跨境物流服务。正在推进建设的中老铁路、大临铁路、大瑞铁路是铁路融入“一带一路”的具体体现,也为今后腾俊国际陆港服务“一带一路”,做大做强跨境物流服务提供了更加有力的铁路运输保障。

 

来源:人民铁道网-人民铁道报

关键词:三代,铁粉,见证,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