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掏粪男孩”:每年300多个不眠夜

高铁“掏粪男孩”:每年300多个不眠夜

  新华网郑州1月20日电 题:高铁“掏粪男孩”:每年300多个不眠夜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史林静

  郑州铁路局郑州动车段,有这样一群“90后”。他们是“动车组机械师”,却自嘲为“掏粪男孩”;他们是“小鲜肉”,却变身“臭小子”。他们昼伏夜出,对每列上线运行的动车组进行全面、细致的检查维修,为“添堵”的列车马桶疏通异物。

  这群“90后”小伙子,每年要奋斗300多个夜晚,疏通近700个列车卫生间,用掉两千多双手套。他们常常会因为一个瓶盖彻夜难眠,而这往往缘于乘客的无心之举。

  “小鲜肉”变成“臭小子”

  六月的检修库内犹如蒸笼一般。而田莊身着密不透风的防化服,戴了三层橡胶手套,身上仅有的透气口用胶带死死封了起来。准备妥当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工作。

  “我站到污物箱盖板前就有点后悔了。”说起自己第一次掏厕所,田莊至今记忆犹新。2015年田莊大学毕业,就来到郑州铁路局郑州动车段,被分到东动车所夜班整修组,专门负责处理动车组功能性故障。

  “通常,高铁在跑满4000公里或者48小时以内,必须进行一次一级修,包括检测座椅、遮光板、茶水间、卫生间等功能故障。”郑州动车段工作人员孟维星说,在所有的故障中,最难处理的就是卫生间故障,检修人员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卫生间堵塞。

  这群小伙子眼里,动车检修本应该是一项“高大上”的工作。“以前只是听培训老师说过整修组要掏厕所,我就祈祷千万别把我分过去,没想到真让我碰上了。”开始几个班,田莊极度不情愿,甚至有些抵触。

  负责带田莊干活的是位憨厚的师傅,他看着田莊拧成坨的眉毛,便让田莊在一旁递工具、打下手。“当时,准备开中转箱的时候,我像兔子一样跳出几米远,望着师傅。”田莊说,就在他打算再离得远一点时,突然看见师傅身体紧贴着中转箱,踮着脚尖,整条胳膊都伸进了中转箱内。

  “看到老师傅那样,我突然觉得四周的味道没那么重了。”田莊说,回到班组,他便向工长提出下个班要自己独立试一试。工长诧异地看着他,想了一会儿后便同意了。

  “从那时起,我知道自己是行的。”田莊说,自此,班组里田莊这一批“90后”小伙儿挑起了大梁,他们自嘲为“掏粪男孩”。现在,整修组有30多人,绝大多数都是“90”后。

  “小师傅”和“大徒弟”

  23岁的武振轩,是新分来的大学生,现在已学会用左手吃饭了。刚毕业时,武振轩本以为“大学毕业就可以坐办公室”,却被分到了整修组。极大的落差让他心里很不舒服,甚至不愿与人交流。很快,有人发现了这个情况。

  已是整修组技术指导的田莊,自告奋勇收下了这个徒弟。此后,武振轩称比自己小一岁的田莊为“小师傅”,自己则成了田莊的“大徒弟”。跟着“小师傅”,武振轩从处理卫生间故障开始学起,很快成了“掏粪男孩”中的一员。

  “刚开始,都戴着三层手套,穿着防化服,生怕溅到身上。”武振轩说,处理故障并不容易。堵塞物一般位于动车内部,要先将裙板、挡板等部件拆卸下来;且不说螺栓就有30根,光把裙板搬下来就是个力气活。即便已入冬,他们也常常一个故障处理完毕,依旧满身大汗。

  一次故障处理,时间所剩无几,武振轩来不及多考虑,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就直接将手伸进了中转箱当中。飞溅出来的污物沾了他一身,脸上、胳膊上、鞋上,到处都是。

  “我对着水龙头洗了九遍,还是感觉没有洗干净。”谈起那次经历,武振轩摸着手说道:“女朋友还开玩笑说我身上多了一种味,以后嫁给我还要多准备点洗衣粉。”

  这个平均年龄二十多岁的班组里,谁都有几次徒手“掏粪”的经历。除了卫生间,动车组列车雨刮器、电茶炉、水龙头等,也是“掏粪男孩”们需要检查和维修的内容。他们钻车底、爬车顶,样样都行。

  希望“掏粪”的“机会”越来越少

  夜幕降临,待检修的动车组陆续进站,“掏粪男孩”的工作也拉开序幕。他们昼伏夜出,通常从晚上7点一直干到第二天早上8点。有时,一个不起眼的“瓶盖君”,也会让他们度过一个不眠之夜。

  据了解,动车组卫生间采用真空集便装置,通常污物可直接被空气压力抽入集便装置。但如果污物过大、过硬,就极易造成卫生间堵塞。据郑州动车段郑州东动车所内部统计,2016年动车组卫生间故障共发生900余起。其中,由异物堵塞造成的故障达到580余起。“最多一列车处理过4起卫生间堵塞故障。”田莊说。

  特别是到了春运,由于乘客暴增导致卫生间堵塞故障集中爆发,这让“掏粪男孩”们很是头疼。

  1991年出生的仝童,算是团队里的老大哥。他说:“绝大部分堵塞是由于旅客的随身物品或携带品造成的,像尿不湿、瓶盖、方便面叉等。”

  每列动车组的检修时长为两个半小时左右,而处理卫生间堵塞故障只能在无电作业的1小时内进行。“如多个卫生间堵塞且未在时限内处理完毕,就会使检修延时,影响后续动车组的检修运维,严重时甚至会造成列车晚点开行。”郑州东动车所所长助理张炜琨说。

  “其实,很多故障都源于旅客的无心之举。如果使用得当,大部分卫生间故障都是可以避免的。”一次,田莊和武振轩在交流中,萌生了倡导旅客文明出行的想法。

  “为了能让更多的旅客看到掏粪男孩,文明出行,我们下了很大功夫。”田莊说,大家把自己的心里话汇集起来,小组成员朱政龙设计一系列“掏粪男孩”漫画形象,制作宣传册发放给乘客。他们怀有最朴素的期待:希望这类故障能越来越少。

关键词:高铁,掏粪男孩,每年,多个,不眠